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2023-07-26 05:18:29 3843阅读 0评论

近日,刀郎新曲《罗刹海市》横空出世,曲风与其以往风格大为同,可谓是“此曲只应天上有”——它夹杂着中国传统民间小调二人转、西河大鼓的韵味,还有着流行音乐中的摇滚、说唱歌曲的当代风格。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当然,作为音乐小白的笔者,对于这首有点儿像郭德纲的《探清水河》曲风的《罗刹海市》,虽然自我感觉听来不错,且颇有新意,但也并没有感觉在音符上,达到了多么高的上头之水平和境界——一家之言啊!

真正让笔者感兴趣并觉得可以仰视的,反而是刀郎这首歌的歌词之独创性——可以说,如此词风的当代歌曲,在当今中国音乐歌词中,几乎可以说是独一无二,极具先导性,且手法、风格、思想非常令人思考,这显然是在一首歌曲中很难同时做到的,但刀郎却在这首歌词里,却游刃有余地实现了此目标。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我们不妨一字一句地好好品品这首《罗刹海市》的歌词吧: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

过七冲越焦海三寸的黄泥地

只为那有一条一丘河

河水流过苟苟营

苟苟营当家的叉杆儿唤作马户

十里花场有浑名

她两耳傍肩三孔鼻

未曾开言先转腚

每一日蹲窝里把蛋来卧

老粉嘴多半辈儿以为自己是只鸡

那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

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

勾栏从来扮高雅

自古公公好威名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打西边来了一个小伙儿他叫马骥

美丰姿 少倜傥 华夏的子弟

只为他人海泛舟搏风打浪

龙游险滩流落恶地

他见这罗刹国里常颠倒

马户爱听那又鸟的曲

三更的草鸡打鸣当司晨

半扇门楣上裱真情

它红描翅那个黑画皮

绿绣鸡冠金镶蹄

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就黑

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

那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

那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

岂有画堂登猪狗

哪来鞋拔作如意

它红描翅那个黑画皮

绿绣鸡冠金镶蹄

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就黑

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

爱字有心心有好歹

百样爱也有千样的坏

女子为好非全都好

还有黄蜂尾上针

西边的欧钢有老板

他言说马户驴又鸟鸡

到底那马户是驴还是驴是又鸟鸡

那驴是鸡那个鸡是驴

那鸡是驴那个驴是鸡

那马户又鸟

是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

……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经典的文字,特别是富含隐喻与象征手法的作品,其实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些艺术境界极高的东西,给说白了,说穿了,反而没了意思,反而拉低了艺术作品的档次。

但是,对于刀郎的这首歌词,还真得对其中一些典故加以说明——这样可以令个别脑子懒惰的人,能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与妙处!

其一,我们首先要知道,《罗刹海市》的歌词源头,主要取材于蒲松龄的文言短篇小说《罗刹海市》。

小说主要讲的是古代中国有一个名为马骥的翩翩少年,一日来到了一个“以丑为美、黑白颠倒”的“罗刹国”,像歌词中所言的“三鼻孔男”,就能因奇丑无比当上宰相,而美少年的马骥,却被认为奇丑无比,人人见之皆躲避。最后,他不得以煤灰涂面,方得皇上重用与他人的赞美。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当然,最终离开了罗刹国的马骥,遇到了龙宫太子,入海成为龙宫佳婿,有了一段类似于牛郎织女式的爱情故事。

其二,我们来解读一下歌词中的几个典故:

比如:“一丘河”,显然隐喻“一丘之貉”;“叉杆儿”,旧指妓女的保护人;“十里花场有浑名”中的“花场”,与后面一句“勾栏从来扮高雅”中的“勾栏”,显然是遥相呼应——在宋元时期,勾栏是指戏曲杂剧演出场所,不过,后来基本上就是专指妓院了。

像“三更的草鸡打鸣当司晨”一句中,“草鸡”,是指母鸡。“司晨”,则是指雄鸡报晓。而“半扇门楣上裱真情”一句,则极为绝妙,也真的体现出刀郎在这首歌词中“骂人不带一个脏字”的高级感。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半扇门”,是指旧时的私娼、暗娼现象,她们不像正规妓院的青楼光明正大地接客,私娼、暗娼们多是开了半拉门,倚墙嗑着瓜子,风骚谈笑间,见有来客,就垂下门帘,开始工作……这就是俗称的“半拉门子”。这显然这比旧时直接开骂“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在骂人的境界上,要“高级”得多了。

最后,歌词里还有一句来自域外的用典:“西边的欧钢有老板,生儿维特根斯坦”,指的是欧洲钢铁公司老板的儿子、哲学家路德维希‧约瑟夫‧约翰‧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就是他的大作。

刀郎之所以在整篇以中国文化为源头,作为隐喻、象征之源的作品里,特别引用了有点突兀的维特根斯坦,显然,刀郎暗含的意思就是,我们这儿的人,应该记住维特根斯坦的一句名言:“假话能得好处,谁还愿意说真话”!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自古至今,在短短的歌词里,特别是在白话文流行的现、当代,如果过多使用隐喻、象征手法,显然是绝大多数歌曲不愿使用的手法。

相反,这也是为何流行歌曲更能深入人心的原因——这就像刀郎的那句“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才更易于被 人理解与传唱的原因。

但是,也正是刀郎当年这些成名之作的通俗新民谣,他也成了一些统治乐坛人物炮轰与打击的对象与理由。

这也是为何一看到《罗刹海市》这首歌,很多网友要提“拿英”的原因!

那英曾以“刀郎的音乐缺少音乐性,不具备审美观点”为由,坚决拒绝刀郎入围金曲榜。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那英曾说过:“听刀郎的都是什么人?去KTV里点刀郎歌的都是农民。除了唱片销量能有资格参与这个评选外,他没有一点可以拿出来放在这个十年影响力歌手里的资格。我作为主席,我坚决反对刀郎作为讨论对象。”

欣赏艺术作品,有阳春白雪者,也有下里巴人,特别是作为通俗流行音乐代表人的那英,其对刀郎如此直接的抨击与打压,也算是中国音乐界的一大公案了。

当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对刀郎及其作品的评价,可以有不同的声音,就像那英本人的作品,也并非都是被人说好一样。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可是,因一己艺术偏见,阻挡刀郎的上榜与得奖,显然会令当事人的刀郎不爽,也会对他的发展,产生难以言说的不利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如一些网友所指,刀郎是借《罗刹海市》来“小鸡肚肠”地骂那英们,也似乎真有那点味儿呢。

即使如此,刀郎此曲的歌词,却高就高在“骂人不带脏字,也难令被骂者敢于对号入座”——我明明是借古喻今、借古讽今,如果那英们来“我屙屎,你拔橛”,那岂不是蠢到自找羞辱吗?所以,很多艾特那英、杨坤,汪峰,高晓松的网友,就不要自做无用功了,她们不可能回应此事的!

不过,如果词曲的讽喻意义,仅止于刀郎对那英们的“报仇血恨“上,显然,网友们的思想档次也就拉低了;同时,如果刀郎的歌词主意也仅止于此,那他的境界与这首作品的价值,也同样要拉低了一大截!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事实上,如果看过小说《罗刹海市》的读者就会知道,在这部小说里,生活在“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之清代的蒲松龄,在其中嘲讽“颠倒黑白、美丑不分”的人中,可不止于平民,还有高官宰相,更有至高无上的罗刹国之国王!

所以,源自于这部小说的歌词,如果让刀郎和读者们设计成只是针对那英们,那显然这样的格局就小多了,也极有可能小觑了这首歌的真正高远、深厚之境界了!

事实上,从刀郎颇有点生硬地将西人维特根斯坦拉入歌词,我们就会明白刀郎的真实心意,即并不止于针对那英们,我们更会想到那句名言:“假话能得好处,谁还愿意说真话”才对!——因为,这才“是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想想那些真假不分、以假乱真、假者当道的现象,只是体现在某个人、某些人身上吗?只是体现在乐坛吗?不,这是我们“人类的根本问题”!

只嘲讽笑骂那英们有什么意思?这样的刀郎,还不如一个蒲松龄呢,人家还敢像孩子一样拉下“皇帝的新装”,把罗刹国的国王给嘲讽一通呢!

所以,我们如果都在乐此不疲地艾特那英们,或者将刀郎及这首作品,仅局限于个人恩怨的发泄,那估计令刀郎本人,也会自觉无趣与羞臊了吧?

当然,我和刀郎在这里都提到了“人类”,也希望一些正能量深厚的伟大网友,在此也不可误会了我等,更不要拉低了本人本就很低的境界与档次了哈!

嬉笑怒骂皆成曲!2023年第一神曲,刀郎的《罗刹海市》横空出世
广告合作联系站长QQ:908819363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红尘资源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广告合作联系站长QQ:908819363
广告合作联系站长QQ:908819363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4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目录[+]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
广告合作联系站长QQ:908819363